提供服务的小清新虾、清洁鱼,是怎么通晓自身不会被吃掉的?

要明白客户鱼可真不是吃素的。。。享受完全套养生大保健、再一闭嘴,舒服死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悖论,先不说鱼的记忆究竟有多久,在我们的印象中小鱼小虾可都没多少智商啊、神经细胞都不太多,双方怎么沟通协商、为什么会具备这种处理复杂社会环境的能力呢?

裂唇鱼(Labroides
dimidiatus
),可以清理大鱼体表、腮内甚至口中的寄生物,让大鱼避免受到寄生物的伤害,因此有医生鱼、清洁鱼等别名。在动物的世界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食物链关系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但清洁鱼和它的大鱼“客户”的关系却是个很好的互利合作的例子。清洁鱼会毫不在乎地接近比自己体形大的鱼,而这些大鱼非但不想吃它们,甚至主动地接近它们,只为在它们的“清洁站”接受“鱼疗”。可是,谁来保证合作双方都不因为私利而作弊?最近的研究表明,清洁鱼也懂得信誉是合作的关键,它们很重视客户的“印象分”。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共生与丛林法则】

这都到嘴里了,换你,你忍得住啊?

【“清洁鱼”,学名Labroides
dimidiatus
,裂唇鱼,属于鲈形目,隆头鱼科;分布于印度洋和太平洋。】

:灰灰,那个小鱼是要吃大鱼嘴里的寄生虫吗?

图片 4

 

:不是,它要被大鱼吃掉了。。

清洁共生关系是一种广泛存在的现象,最早由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公元前420年描述,但他举的鸟给鳄鱼清洁口腔的例子实际上很少有目击报告。

信誉:为潜在的回报做伏笔

合作双方在合作中建立的“印象分”是维系人类社会这种互助关系的重要基础。人类间的合作行为,可以用“投桃报李”来解释。有时候回报并不是及时的,我们伸出援手给需要帮助的陌生人,在将来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人可能也会给予我们更多的帮助。这意味着人类的“利他行为”实际上是为将来可能的回报做准备。Wedekind等研究者做了这样一个有趣的实验[1]:让互不相识的实验参与者每人都扮演捐助者和受助者,不断地把钱捐出和接受捐助,捐助的行为必须被其他参与者看到,但每两人间的这种捐助和接受只能发生一次,
最后的结果是,得到最多的钱的人是在实验早期表现的最慷慨的人。这实验说明,在别人面前建立良好印象或信誉在人类的合作中是非常重要的。

:啊。。。。好可怕,好可怕,为什么这次大鱼要吃它?因为它不乖乖?

图片 5

清洁鱼:被围观,就干活

回到清洁鱼帮助大鱼清除寄生虫的行为的问题,有趣的是,相比于大鱼身上的寄生虫,清洁鱼实际上更喜欢吃大鱼身上分泌的粘液。这就在清洁鱼和大鱼“客户”间产生了利益冲突:大鱼只想清除掉身上的寄生虫,而只吃寄生虫却是清洁鱼不太愿意做的。清洁鱼和它的客户间的合作关系能维持下去吗?

图片 6

【一只裂唇鱼帮助凹吻篮子鱼(Siganus
corallinus
)清理鳃盖,它的客户的同伴的监督让它不得不好好干活。(图片来源:Fernald,

  1. Figure 1)】

 

Pinto等研究者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2]:测量大鱼身体的摆动程度来判断清洁鱼是在吃粘液还是寄生虫,因为当清洁鱼吃大鱼身上分泌的粘液时,大鱼会不由自主地摆动身体。结果是:在没有其他大鱼旁观时,清洁鱼总是喜欢为没有寄生虫的大鱼服务,大鱼客户身体会剧烈地摆动,说明清洁鱼确实更喜欢大鱼身上的粘液而不是寄生虫。但有大鱼旁观后,客户大鱼的身体的摆动次数会立马下降,说明清洁鱼这时候又开始帮大鱼清理寄生虫了。不仅如此,旁观者大鱼还会主动避开那些给
“客户”的身体造成更多摆动的清洁鱼。

每条清洁鱼每天要为大鱼服务2000次以上,因此清洁鱼有足够的机会来学习判断如何选择与应对客户。结果,就像在网上开店一样,在潜在客户的监督下,清洁鱼为了建立良好的信誉,为了以后的食物来源,选择吃掉了大鱼的寄生虫,而不是它们更想吃的粘液。

:不是的,本来来这个小鱼就不是吃寄生虫的,它对大鱼没有用,又很好吃,大鱼就吃掉它了。

陆地上常见于一些鸟和少数大型哺乳动物之间,江河湖泊中也存在但观察研究较少,最为典型、专职化、规则化的还是广泛分布在海洋中。提供清洁服务的一些小鱼小虾不但主要以此为生,而且还在珊瑚礁或漂浮的大块海藻下面聚集、维持起了无数的固定清洁站,五花八门的客户们就像定期去排队洗车一样来到这里接受服务。

鱼儿真有这么聪明?

我们现在不知道大鱼是用什么标准来给清洁鱼的服务建立信用等级的,也许是客户身体的摆动次数,可是,难道鱼儿也会计数?某些动物们的行为方式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这一点让进化论的创立者达尔文也感到迷惑,所以他提出动物或许拥有与人类可比的“意识力”。特定情况下,许多物种会表现出与人类相似的能力,它们可以作为范例,增进我们对动物认识能力的了解。未来或许我们可以从神经学或基因组学找到答案,但是现在我们还需要找到更多像文中的鱼儿们这样出人意料的聪明行为的例子。

本文编译自:

Fernald, R.D. (2011). Animal Cooperation: Keeping a Clean(ing)
Reputation. Curr. Biol. 21, R508-R510

 

:为什么?大鱼不会吃海藻吗?

哪怕你的样子古怪

参考资料:

[1] Wedekind, C., and Milinski, M. (2000).Cooperation through image scoring in humans. Science 288, 850–852.
[2] Pinto, A., Oates, J., Grutter, A.S., and Bshary, R. (2011). Cleaner wrasses (Labroides dimidiatus) are more cooperative in the presence of an audience. Curr. Biol. 21, 1140–1144.

:这种鱼不会,它是肉食性鱼类,只吃动物。

图片 7

:那么那些吃寄生虫的鱼遇到的鱼都是吃海藻吗?

凶狠

:不是,它们也吃肉,只是那种小鱼可以帮它清洁牙齿,小鱼也就吃饱了,它们可以互利,所以就会有共生行为,即生活在一起。后面的小丑鱼和珊瑚,巨鳌蟹和海绵,都是这种。还有鲨鱼和某些小鱼之间,也是共生关系。

图片 8

:那鲨鱼不会在小鱼吃它牙齿里的饭的时候把小鱼吃掉吗?

庞大

:不会的,因为鲨鱼如果吃掉了它,就没有鱼帮助它清洁牙齿了。

图片 9

:但是还会有很多别的鱼啊。。。

还是弱小

:所以,既然有很多又好吃有没用的鱼,鲨鱼也没有理由要去吃那些有用的鱼了。

图片 10

:哦~是不是如果吃光了,就没有鱼给它清洁牙齿,鲨鱼得了蛀牙,就不能吃东西,就饿死了。。。

甚至是异形。。。

:嗯,大约是这个道理。共生就是这样的情况,它无处不在。但杀戮和相互吃也是无处不在。

图片 11

图片 12

清洁服务者们都一视同仁,毕竟是一份低风险、有保障的工作,还很受尊重,虽然平时你可能凶悍异常。。。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小鱼,小小鱼吃小小小小鱼。。。。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